皇家元林

位置: 首页 > 15年体检

15年体检

Sep 2015 24

公司一年一度体检又来了,貌似每年比往年要迟一段时间。翻开2013年QQ空间日志,倒数第二篇就是那一年的体检。转眼间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小时候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当下也越来越迷茫。这辈子该何去何从?

今天本该和同事约好早上6点一起到安医附院体检。闹钟响了之后,我关了,然后眼睛一闭,又睡着了,忽然惊醒已过了40多分钟了。随便梳洗一下,直奔我的座驾。可创业大道现在已是“菜市场”,从凌晨开始,到早上八九点,一条街卖菜的,卖水果的。于是我的座驾被堵了。无所谓,反正时间多,因为我今天不上班。我径直走到了省电气学院搭119到安医附院北门。以前不知道,今天冒点险,从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院北门进入,看能不能到绩溪路安医附院。突然我的脑海里有个问号,安医大附院和安医附院是一个医院吗?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院是叫安医大附院还是安医附院?果然,我被我智商、勇气和运气折服,我TM就是天才。省了很多时间。我直接上了9楼。领表,抽血,胸透,B超,尿常规,心电图,临床,依次排队人数较少的开始。

首先肯定得抽血,排队人不算多,我随便跟着排队了,闲着无聊,我看了看窗口里的护士,发现最左边的护士是最年轻的,戴着口罩也看不出来长相,感觉应该还不错的样子,其他都是老家伙。于是我迅速闪过去。然后那个护士站起来,让后面年纪大的医生帮她。顿时我明白了,那姑娘是新人,估计是找不到血管。看体检人的表情应该不是被扎了一针了。于是我果断换了个最右边的窗口,排了一会儿,隔壁的窗口人都结束了。那个护士指着我们这边过去一个,我看她的方向以为是说我,可看到后面的人站出来,我也没过去,可那阿姨就指着我,说“你过来”。我把表交给她。不知怎么地,她手上多了两个标签,然后就一直在那找储血管。这时后面来了个医生,便让她代替抽血,而她继续找储血管。当时我很想再换个窗口。还好扎的针不疼。我现在只希望验的是我的血。

排时间最长的就是B超,排了半个多小时,女人和老人最麻烦,时间久些。轮到我的时候,我觉得非常快。前面一位比我年长一些的大哥,说是得了肾结石,轻微肾结石。平日里还是得多喝水啊。

记得往年都有眼科的,今年没有。我的眼睛整日里除了电脑就是手机,即使不近视,也不能集中注意力了。从小就爱看电视,长大了喜欢玩电脑,现在工作需要和无聊的生活,习惯了。

咱们家家购物少说也上百人,可我熟悉的也不过十几个,包括我们仓库10个。有的人好像认识但又不敢上前打招呼,怕认错人。

结束之后,我们领导叫住了我,说等他一起走。我递交了体检表。问他怎么过来的,他说坐公交,我说我也是,他说拜拜。然后就拜拜了。走了好一段路,才找到119的站牌。来的时候没带零钱,买了瓶水。回去的时候还是没零钱,走进超市,可不知道买什么,逛了逛,发现彩票店,我心一横,我的未来就交给你了,买了两块钱随机号。我想500万确实够我追求我的梦想了。

好久没更新了,除了老了,累了,也懒了。最近和同事们lol,也堕落了。不和同事们lol,没觉得一点意思。记得大学宿舍里一起CS的日子,虽然我的游戏水平很低,但我很喜欢这种玩的感觉。其实现在挺好,只不过人大了,闲言碎语就多了,最终操心的还是父母。多珍惜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吧!

--转载请注明: 皇家元林 » 15年体检

4条评论

  1. #-19

    来看看老朋友。。也还是老样子啊,,我也是。

  2. #-18

    @朱建林 唉,是啊 ,能有什么变化呢

  3. #-17

    那么大手笔的彩票,可以直接考虑换车换房换老婆了

  4. #-16

    @路易大叔 现实却是残酷的。。。

  5. 发表评论

    (必填)

    6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