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元林

位置: 首页 > 讨厌的制服

讨厌的制服

Sep 2013 22

Let me See! OK! 打从我头上溢出一簇簇红肿肉包,俗称带状疱疹之后,我的生活和心情发生了一落千丈的变化。我这人不信命,信科学,相信但凡,但凡不会由人的意识为转移的。但是不得不说,我最近印堂发黑,衰鬼左右。中秋节之前的晚上,我的车明明还挺好的,我带着母亲和侄女去小店买东西。可第二天一大早就打不着火了。家里还有一辆摩托车,我弟弟的,电瓶拿去保养了,只能踩,可这货我就没踩着过,只有我弟弟能降得住它。另一辆我弟弟买给他老婆的电瓶车,首先太小,带妈和孩子恐怕坐不住,其次因为太久没骑了,加上买时电瓶就有问题,电力不够不说,也充不上电了。而我妈说去隔壁借车,借当然是没问题了,但是从平时打电话给家里,听妈说起家里的情况,我觉得借车太不靠谱了。还是靠自己吧!

我抱着侄女,和妈一起走到街上。平时老娘也是这样抱着孩子上街买菜啥的。和我想象的一样辛苦。别看孩子不大,一路抱着还是非常吃力的,我这年轻人都受不了,别说老娘了,而且腿脚还不好使。

之前带状疱疹第一天治疗,医生给我打了一针,这一针56块。我记得高三有天晚自习,我发高烧,吊了两瓶水,打了一针,开点药,也只不过五六十。当那天给侄女打预防针时,我才真的见识了。一针250!大概5ml左右吧,只见一阿姨手脚非常麻利,一针扎进孩子的手臂上,然后瞬间拔出来,整个过程不到一秒。一秒250,什么概念!数钞机都没这么快吧!甚至让我对这疫苗产生了怀疑。而且大部分孩子的妈都是农村人,在这几间破房子里,说是预防针就是预防针,说什么价就是什么价,一切都那么简单和不容置疑。

看到很多孩子打针的时候,他妈和他一起看,针一扎进去,哭的跟杀猪似的。当那阿姨擦酒精的时候,我侄女也看,我本能的将其眼睛蒙住。哭了一下,马上就好了的。打完之后,她时不时抬起自己的手臂看,估计到现在都不会知道她的手臂为什么会痛。

当我买这辆车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有一天被交警拦下来的场景了。因为性格缘故吧,我选择了助力车。它确实给我带来不少方便,当然也添了不少麻烦,这就是花钱的事儿了。修车的人说过,这货就是拿来败家的。翻开历史,发现这是去年8月6号买的车,有一年多了,也骑了1万多公里,总的来说也对得起这部车了。

今天早上8点39分,在樊洼路和西二环交口,被交警拦下来,并处罚200元罚款。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告诉自己要遵守交通规则,不能总逆向行驶,所以每天上班都会从樊洼路绕行。这条路也都快走烂了,而且经常也有交警,我也很幸运的从这里走过无数次。可今天,在我一连串的霉运之中,还是发生了!看着,听着交警义正言辞的说我违法了,并且违反了《交通安全法》中叉叉和叉叉的时候,我特么特想抽他。身为一个执法者,不能做到严于律已,却施其于人,还把自己的嘴脸凌驾于宣旨公公的位置。可能有人会叫,你怎么不跑啊?我当然想跑,可要能跑才行,再者我可不想因为200块而发生意外。

对于兲朝,我早已无语。我只想简简单单做一个P民。我自己赚钱光明正大从车行买了一辆去加油站花钱加油的助力车,让大车,让小车,让行人。追人家尾,道歉,赔钱,碰到别人,还是道歉,赔钱。可到你们面前一停,我就违法了!这大概跟买了一条疯狗的结果是一样的吧!

当然,肯定有人愤怒像我这样的人,说我明知道助力车不能买却还买,人家警察叔叔是为了工作,为了减少交通意外的发生,为了营造一个安全美好的环境,使得国家更加繁荣富强。大家都是人,我当然可以理解。但是你觉得像我这样遵守交通规则的助力车跟鄙视一切交通规则的电瓶车相比,谁更可恨呢?并且这种车的出现,不是我们P民决定的。我们只负责选择一款适合我们的代步工具而已。有错吗?至于车的规格,质量,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等,都应该是ZF该关心的吧。首先ZF没把工作做到位,留下后遗症,却让我们P民来承担,合适吗?当然腐败是ZF一贯的风格和态度,仅我个人无能无力!

我一直告诉自己,我们没办法改变这个世界,所以只能改变自己,要么叱咤风云,要么默默一生,要么郁郁而终。不知道是不是带状疱疹给我带来的霉运,虽然我不信命,但是我还是希望这倒霉的心情会随着这疱疹的消失慢慢好起来。

OH,FUCK!

--转载请注明: 皇家元林 » 讨厌的制服

6条评论

  1. #-19

    带状疱疹 听起来怪渗人的 有些事情,能躲就躲吧

  2. #-18

    是啊。。身体素质很重要啊!
    嗯,很多事只能躲!

  3. #-17

    小刘加油,生活还是美好的哈。

  4. #-16

    是啊。。。生活本可以很美好的

  5. #-15

    这社会 要说fuck 的事多了去… 看开点吧

  6. #-14

    是的。。。能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

  7. 发表评论

    (必填)

    2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