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元林

位置: 首页 > 献给班长

献给班长

Oct 2013 13

按照惯例,每次参加完别人的婚礼之后,我都会默数我曾参加过的婚礼,老表,阿明,小康,阿佩,龙哥,藕,我弟弟,还有下个礼拜我不能参加的阿伟(额,叫哥不大合适)。嗯,差不多了。不算多,是吧。但对我来说,已经很多了,因为一直都是我独自参加别人的婚礼。

好长一段时间我的博客更新,都会自动同步到我的QQ空间,前不久,我禁用了该插件。今天酒桌上,同学还笑道,小林子,好久没更新日志了。我也笑道,一直在更新,只是不再同步了而已。所以估计班长也看不到这篇文章。但是从我个人习惯出发,我还是要将此一笔记录在我的青史里。因为这是班长的婚礼。

自打我进入大学校园,我们班的每一个同学都对我很是照顾。不是我不想照顾别人,确实他们能力,背景都比我强。而偏偏又是我被分配到混合宿舍,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班的团结,每次我们班有什么大事小事,班长都会特地到我宿舍通知我。因为直到大三我才有属于自己的手机。我也一直觉得,我们的同学都非常好,而这几年的社会经验让我更加坚信这一点。

阿健昨天联系到我,并于今天到我这来,跟我一起出发。走前查好公交路线。一路聊着,时间过的飞快。在转公交的时候,出现了判断和直觉上的失误,还好找到了。我们非常准时,离婚礼开始还有三分钟。我想我们应该是最后一拨人了。我们班的几个同学坐在一眼就可以找到的位置。几句寒暄。婚礼开始了。

本想给新人拍个照,可刚拿起手机又放下了。一是不专业,二是光线太暗,国产机拍不到什么。只能用眼睛当镜头,脑袋当储存卡,回来用文字将记忆读取出来!全场大概有二十桌酒席,一个非常专业的司仪,和两台一静一动也是非常专业的摄像机全程录制。从开始到结束,貌似是排练过很久。像是一段有时美丽有时凄凉有时幸福有时感动的故事。中间都不带NG的。因为我们离舞台最远,而我又是背对着舞台,所以我听得多,看的少。参加过几次婚礼中,有两次婚礼上,司仪是拿称呼换红包的事儿当笑点,不知道这是事先计划好的还是自个儿想的点子。虽说这种出红包的事儿不可避免,但是这种调戏一次两次好玩,三次四次就未免有点尴尬了。不过要是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红包10块钱,你调戏十次,也就一百块,自家人也不亏。

好久不见的同学们,难得一次相聚,总会寒暄一下对方的情况。可买房了?可有对象了?什么时候结婚?嗯,是时候了。还好几位都比我大两岁,在他们面前,我还是算年轻的,但是我自己可不这么觉得,只是小两岁而已。在我们仓库里,大部分遇到都是90后,啊,再看看他们,我只能更加自惭形秽了。

总听很多官二代,富二代无法无天的传说,我也总在想,如果我非常有钱,亦或是非常有权,那我一定会非常低调,多帮助别人,让这个世界美好一点点。而回到现实的我,不得不低调,因为我只是个社会和公司最底层的体力劳动者,拿着微薄的工资,干着降低气质的活儿,而这仅仅是为了还债和养家糊口,相对于他们,买房买车,有时我都觉得我低调的很不好意思。同学都说我性格好脾气好,我呵呵一笑,大概我也只有这些了。

很多东西,或许变了,或许我想多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那个大学时代的我,还是上次你认识的我。班长的婚礼,我很荣幸参加了。也非常高兴和好久不见的同学相聚了。在这复杂忙碌的社会里,这也许是我们静下来,围在一起坐下来,回首记忆深处的往事,了解老朋友们的近况,谈着,笑着的恰好机会。

最后祝愿大家幸福!(今天是重阳,大家赏菊了吗?)

--转载请注明: 皇家元林 » 献给班长

3条评论

  1. #-19

    你这么好的人一定会幸福的

  2. #-18

    小刘,低调,你太低调了。

  3. #-17

    唉.惭愧…连低调的资本都没有了

  4. 发表评论

    (必填)

    8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