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元林

位置: 首页 > 转:张绍刚与转业军人唇枪舌剑,张绍刚完败

转:张绍刚与转业军人唇枪舌剑,张绍刚完败

Jun 2012 21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的博客很少转帖。这个可以说是难得的一次,因为太振奋人心了。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边看边想张绍刚的口吻,及其相似。我不确定其真假,但是不管真假,我觉得已经不重要了,效果有了。

P.s.我相信这比看小说过瘾,听说视频被封杀了(肯定的,播出去就完了),如果能看到视频,那更过瘾了。

转自http://kindy.me/soldier-beat-zhang

-----------------华丽的分割线------------------

旁白:马丁,35岁,转业军人,来自辽宁沈阳。

马:大家好,我叫马丁,是一名刚刚转业的军人,转业前就职于某军区后勤部,正营职军衔。

刚:你好。

马:张小刚同志,您好。

刚:……呃,这个,说真的,还是头一次有应聘者上来叫我同志的哈,有点不太习惯。

马:对,一般大家都叫您老师,可是对我们军人来说,叫“同志”感觉更亲切一些。

(前面没有录音,是通过朋友记忆整理,因为是听到军人求职,比较感兴趣所以才开始录音的。录音分了好几个文件,中间手机换了块电池,所以前后顺序可能有点乱,我整理了一下。希望大家别介意。)

刚:好,那,我要慢慢习惯一下。

刚:我看您的简历,您转业前是在机关工作的是吧,嗯,我对这个部队机关不是很了解,这有多大,是象我们政府机关这样的吗?相当于我们的市政府,还是省政府这样?

马:总的来说,是军区空军级别的,主管东三省在内的所有部队。我在军区机关下属的一个部的处级单位工作。相当于,一个师级单位吧。

刚:哦,那应当说,是一个挺大的大机关吧?

马:的确不小。

刚:主要负责什么呢?

马:东三省所有对口单位的业务工作。

刚:啊?那么多单位都你一个人管?

马:(笑)当然不是所有的都管,我们只负责一个专业的部分,我们全处所有的人共同负责我们这个专业的对口业务工作。

刚:那你们处有多少人啊?

马:这个……我还是不要说的好。

刚:啊,这也属于军事机密吗。

马:小心点,没坏处。

刚:保密意识还挺强。那军事方面的不问了。其实,在我看来,军人的待遇是不错的,比一般平均工资水平要高不少呢,可以问一下吗?这个不保密吧?(大家笑)

马:五千多,不到六千。

马:五千多,不到六千。

刚:唉呀,这真的不少了啊,比一般公务员要高很多了。在座的几位boss,你们挣到这个薪水,也奋斗了不少年吧?唉呀,要说现在部队待遇还不真错,也不用打仗,唉你们每天工作忙吗?

马:你觉得我们挣得多吗?

刚:6000块,在我看来,的确已经算是不少了。(大家点头。)

马:好吧,看来大家对我们军人的工资待遇不太了解。我给大家算一个账。按现在平均工资2500元算,你们是每天8小时工作制,加班有加班费,对吧?我们呢?我们是24小时工作制。全天在位。你们一周双休是吧?我们基层休息是不固定的,拿我们空军场站来说,飞行训练时,一周可能都放不了一天假。7天中,有6天以上是要在单位的。比较幸福的时候是一周放一个晚上,加一个全天。就是最多一周能在家的时间,是两个晚上加一个白天。如果按小时计算工资的话,我们的工资可能还不足大家的一半。再次,因为我们不能回家,我们的妻儿又为我们吃了多少的苦……嗯。好吧,这个话题与我的求职无关。对不起,有点扯远了,只是有点有感而发,不好意思。

刚:的确,我们的军人为了我们的国家的确奉献了太多,所以你们才是最可尊的人,最可爱的人。(鼓掌。)

刚:嗯,刚才我就问了一下,但是您没有回答我,机关工作是不是很辛苦啊?机关也要每天出操训练吗?

马:我们也训练,不过很少了。一般每周出两次早操。然后每年有一次体能考核,不合格的话,是不可以继续在机关工作的。

刚:哦,那看来机关也不是那么好干的啊。

马:的确。我们机关的工作非常的忙。每天正常工作之外,我们还有句话,叫“白加黑,5加1”。就是说,白天干完,加晚上干,5加1就是,周一到周五干完,再加个周六干。这些是“法定”加班。其它时间看自己任务完成情况,自己加班。

刚:唉呀,那你们加班费怎么算的呀?(向大家)不好意思啊,我今天问的有点多,只是我的确对军人的工作不太了解,想借这个机会好好了解一下另一种人生活,相信大家也都很好奇吧?

(鼓掌)

马:您问加班费?

刚:对。说说,一小时多少钱。

马:没有加班费。

刚:没有?你是说,你们每天24小时工作,起早摊黑,夜以继日的工作,却没有一分钱的加班费?

马:呵呵,没有,军队财政没有这部分计划。我希望您有机会可以和我们领导反映一下这个事。

(大家笑)

刚:那么,您现在选择转业,回归地方,原因可以讲一讲吗?不想负责任了?

(笑)

马:您很幽默……我转业……不是不想负责任了。而是由于……另一份责任吧。人到底还是生活在这个社会当中的,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笑)我还有父母、还有家庭、还有我的妻儿。我为部队工作了十多年,我努力过了,我拼搏过了,现在,我希望可以为我的家庭尽一份责任,一个做丈夫的责任,一份做父亲的责任。所以,我选择转业回地方。

刚:唉呀,我发现,您的口才真的很不错,您说的话也很感人,是不是都准备过了?

马:笑。是啊,上您的节目,不做好功课,会死得很惨吧?

(大家笑,张小刚有点尴尬)

刚:为什么呢?

马:这个……嗯……呵呵,可能是因为我紧张。我心理素质不是很过硬。……主要是怕在您面前露怯吧。

刚:呵呵,啊?有吗?我会让您感到紧张吗?没想到我会让一名军人同志感到紧张,那对不起了,不要紧张,没事儿,呵呵,放松。

马:谢谢。

刚:我们来说点轻松的吧,听说,你们军人都很能喝酒啊,你酒量怎么样?

马:我……酒量一般吧。喝不了多少。

刚:说说吧,你看在座不少老板,在他们手下,应酬和交际都是少不了的。酒量少的话,可能会在老板的心里减分的。

马:啊,好吧,白酒,一斤吧。啤酒……只要有卫生间,应该问题不大。

(哦~~~~)

刚:唉呀,那可以啊,应该说非常可以了!各位老总有需要能喝酒的吗?

马:呃,不好意思,我这里想说明一下,喝酒,只是一种能力,我能喝酒,不代表,我喜欢喝酒。关键的时候,我可以冲一下,不过如果经常性的喝酒,我觉得我到一个公司,是工作的,喝酒不应当作为主业。而且,我在部队的时候,到后期,已经很少参与招待了。我的确不是很喜欢那种感觉。

刚:什么感觉?喝酒的感觉吗?

马:应酬的感觉吧。我感觉很不真实。我不喜欢。而且,喝酒这东西,你知道的,很伤身体。我的日子还长,我不想因为酒把身体搞坏了。而且,和地方上的朋友聊天的时候,如果你和大家说,你没有倒在杀敌的战场上,而是倒在了酒桌上,这会不会很滑稽?

刚:啊……我同意。那,大家听明白了吗,军人同志的意思,说是我能喝酒,但是你们也别指望我能帮你们喝多少,交际应酬方面的事儿,你们少来。

(笑)

马:(欲言又止,想拉张一下,想想算了)。

刚:那么,如果不喝酒的话,你能够为各位boss贡献你的哪些才能呢?

马:您的意思,我们军人,除了喝酒,别的都不会是吗?

(大家笑)

马:其实,对于我们军人来说,很多转业到地方的,做自己的公司,做得都非常好,不少已经成了大老总。很多公司老总也很喜欢退伍军人,为什么呢,一个是我们的作风、素质,雷厉风行、服从,不打折扣,再一个是我们的人脉。当兵十几年,五湖四海朋友一定很多,朋友多了好办事。而且,现在军方不少项目都是和地方企业合作的。应该说,我们合格得很愉快。其中不少业务都是通过已经退伍的军人来搭的桥。

刚:那就是说,你的方向,主要还是对外联系业务是吗?那喝酒还是少不了的啊!

(笑)

刚:那就是说,你的方向,主要还是对外联系业务是吗?那喝酒还是少不了的啊!

(笑)

马:当然不是,能在机关工作的人,首先要具备两种素质。一个是文笔要好,笔杆子要硬。因为对部队来说,做的要好,其次还要宣传好。不然你做了不少工作,别人不知道,还是相当于白做。所以我们总结、宣传这方面的材料还是很拿手的。

刚:现在想做办公室文员了?

(笑)

马:其次,是要有很强的协调能力。我们机关的另一大职能就是协调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各部处之间的运作与协调配合,都需要我们去完成。所以说协调办事能力,也是我们突出的能力之一。另外,就我个人来说,我比较喜欢画画,电脑也还可以,photoshop、网页制作、flash动画、ppt幻灯片制作,也都有涉猎。此外,业余时间还写过一本军旅题材的小说。

刚:小说?可以说说吗?

马:呃……还是算了吧。因为它并没有被出版。只是十万字的小说,也只是发在了网上,而且军旅小说,算是比较小众的吧。我没有打广告的想法,所以还是不说了。

刚:哪方面的,能说吗?都是你的亲身经历吗?那其实我倒有兴趣。

马:嗯,保密的。

刚:这也保密?

马:不是,我是说,这个小说是关于保密安全的。嗯。和间谍有关,双方斗智斗勇。其中还涉及一些爱情方面的,嗯,这个倒是和我有一些关联。

(大家笑)

刚:爱情?是和你现在的妻子?

马:啊……只是……一部分。这个能不说了吗?

(大笑)

刚:可是我们很有兴趣啊。

马:呃……那大家有兴趣的话,自己看小说吧。如果能找到的话,不过,我还是不想说书名。给个提示,书里我用的是真名。因为,我觉得我的名字还算大众,不怕被人肉。

刚:我就,我就不找了,有空您直接送我一本不完了吗。

马:好的。一会儿下去我拷给您。

刚:唉,你当兵当傻了吧?我这是在为您拉福利!在座那么多boss,随便谁帮你出下书,还难吗?先给在座的一人一本,看好了自然就给你出了,对不对?

马:啊,对不起对不起,谢谢,谢谢您。

刚:当然啊,如果写的不好,各位boss也别难为自己,该退稿退稿,啊。

(笑)

刚:...

马:(沉默一下),你确定这段说了你们电视台能让播?

大家笑。

刚:啊……呵呵,我这是代表个人问的,没事,你就和我说,然后这段掐了,不播。

大家笑。

马:...

刚:...

马:(开始有点生气了,深呼吸了两次),我得承认,您的想象力很丰富。

(大家笑)

刚:看您的简历,您是今年转业的是吧,还没分配?

马:对。有一年的时间,办各种手续,给我们复习,准备公务员考试。

刚:您的意思,你是准备考公务员的?

马:对。

刚:那您今天……这是来找工作的,还是……

马:找工作。

刚:呃……我没别的意思啊,我是说,您是不是应该给我们大家解释一下,您已经决定了要去考公务员,为什么还来我们这儿呢?我必须声明一点啊,我们这里一个找工作的地儿,一个正经八百的求职平台。而且啊,在我看来,你们军人转业后,去政府机关做个公务员,是很理想的选择啊,你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求职呢?还是说,您压根儿就不是来找工作的?

马:是找工作的。

刚:……(有点尴尬,左右看看)不是,嗯,我们这位军人同志应该说还保持着军人的作风哈,话比较少,比较精炼。是这样,我问了您问题,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呢?

马:好。您问。

大家笑。。。

刚:感情我刚才白说了是吗?好吧,我这么问,您是打算找工作啊,还是考公务员?

马:矛盾吗?

刚:不矛盾吗?您一个人,只能做一份工作,考公务员的话,就不能再从事别的工作了呀。那么你既然已经决定了要考公务员,那你到这里,我觉得吧,我是说我个人觉得,您这样做,不太对劲。

马:给人生多一个选择,不可以吗?(台下有掌声)

刚:…………您的意思是说,你是到这看看,如果有比公务员更好的工作,您就不考公务员了,我可以这样理解吧?

马:可以。

刚:好,那么我的感觉是这样的,您本来可以有很好的工作,但是您先拿那个工作打底儿,然后您到这儿来,如果能找到好的工作呢,您就上这儿来,如果找不着好工作,还回去当公务员,对不对?

马:人往高处走,这没有什么不对的。

刚:啊对……人都往高处走,可是,您的起点已经很高了,拿公务员打底儿哈,可是你知道我们怎么想的么?你知道在座的10位boss团成员怎么想的吗?我们会感觉你是在戏弄我们,因为你并不是真心来找工作的。或者,甚至有可以有一天,你在这里的某家公司做不下去了,还回去当你的公务员,您不觉得这对我们其他的求职者也很不公平吗?

马:第一,象我刚才说的,人往高处走,人都渴望被肯定。我希望可以找到更好的,更适合我的工作,这无可厚非。第二,既然我来了,就是报着一颗真诚的心来求职,来希望得到大家的肯定。我同时也希望我在部队所学到的,无论是工作方法也好、工作作风也好,可以对我所供职的企业有所帮助,可以把我们部队一些好的传统带到企业当中去。第三,中国有句古话,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说什么呢?我打个比方……

刚:唉不是,您是说你是君子,我是小人是吗?

马:老子曾经说过一句话,“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绅士的!”

大家笑。

刚:(脸开始白了)……老子还说过这话……?

马:对,老子就是我。

大家大笑。

马:我可以继续了吗?如果刚才我的比方让您不悦了,请容我先道歉。好吧,我不说君子与小人的关系了好吗?

刚:……

马:我换个说法,只有小偷才会觉得周围所有的人都是小偷。(看看张小刚),也只有内心不纯洁的人才会觉得所有人都不纯洁。

刚:唉,唉,这个,你这是人身攻击了啊,唉不是,我又怎么了,我有什么话说的不对吗?我招你了还是我惹您了?对,刚才我是问了一句,你好象不是来找工作的,这至于吗?啊?至于吗?

马:这个招术您用了太多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家都看在眼里。您说我不是来找工作的,这不需要您来给我定性,这样争论下去我们可以用“需要吗?不需要吗”这样的话来一直说到天亮。总之我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请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我们继续好吗?

刚:唉,我就发现了,现在很多的求职者,本身很具有攻击性,而且心理素质也不是很好,一句话就能惹毛了,大家都看到了。我一再跟大家建议说,我们就是来找工作的,首先要谦虚,要谨慎,用人单位是看你的能力的,但是很多人啊,就非常的不淡定。

马:(点头笑)好吧,我再次道歉。

刚:怎么,这是,一种蔑视的笑吗?还是说您已经不屑于和我争论了吗?

马:(再次笑)大家都是明眼人,我不需要多解释。但是有一点我要确认一下,不淡定的人,应该不是我。

刚:(愣了半天……左看右看……)好吧,那么我们下一话题吧。

马:好的。

刚:您怎么评价你的军旅生涯呢?或者说,您觉得您是一名合格的军人吗?

马:Do you think that it’s polite for u to ask a girl if u r beautiful?

刚:(愣了一下,可能是在想。然后很快他放弃了。)您,您突然冒出一句英语,这是什么意思呢?

马:我是在问,您觉得向一位女士询问,你觉得你漂亮吗,这样的话,是一件很礼貌的事吗?

刚:啊对,这个我听明白了。(底下有笑声。)我是说,您突然说句英文,这是为什么,我是不只一次的说过,我英语不是很好,您这是在故意打击我?还是在故意卖弄?

马:在我愤怒的时候,可是我又不想骂人的时候,我会说英语。

刚:啊……那您现在的意思,您因为我刚才的提问,开始愤怒了?因为我?

马:其实,从打一上来的时候开始,我就没有叫您“老师”,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觉得老师这个词是很神圣的,用在您身上并不是太合适。其次,您问这个问题,您觉得您一名合格的军人吗?那么我想把同样的问题交给您,您觉得您是一名合格的主持人吗?

刚:啊……

马:这个问题您不用回答,大家都看得清楚。

作为一名央视主持人,您是合格的,是称职的,甚至说是优秀的。

但是,您在这样一个求职的节目中做主持人,就真的是仁者见仁了。

我和我的战友们在闲暇的时候也是会看电视的。

这个节目还有江苏卫视的另一个节目都是我们平时非常喜欢看的。

您知道我们所有人对您的评价是什么吗?

刚:您是说你们都不喜欢我……

马:有些事儿不能说太细。(大家笑)如果您经常上网,我相信你懂的。(大家大笑。)

马:您知道吗,当我的朋友们知道我要上您的节目,他们都劝我,让我上台第一件事,是把您换掉。

在您介绍完我的名字后,第一句话,让您下台休息,把副主持换上来主持。(台下哦~~声)

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应聘者,到了您的一亩三分地儿,我首先应当是低调、谦逊。所以我尊重您。

而且我知道,如果一上来就有那种举动,对我的求职会很不利,甚至会让台上的10位boss直接将我pass出场。

所以我没有那么做。——现在看来,我好象错了。(台下哦~~声)

刚:不是,我是想问,我就,我就真的那么招人恨吗?

马:收起您那虚伪的说辞好吗?每一次,我是说每一次,有求职者上台的时候,您总是这样子,把自己打扮得很无辜的样子,好象自己都是为了求职者,好象你很客观,好象你很公正。抱歉,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您的低级伎俩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其实您是一个很自卑的人,自卑到了极点,就是极度的自大。您对所有上来比你强的人,羡慕嫉妒恨,然后死命的打击。你先激怒他,然后用您一个个精心准备的语言陷阱把求职者一步步引导进去,然后看着求职者在慌乱中出错,然后你以你自己的主观臆断给这名求职者定性,再然后引导着大家对这名可怜的求职者轮番轰炸,最后您还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声称是对求职者负责,对boss团负责!其实你只是在一个人表演,您害怕任何人掩盖您的光芒,您一旦无法控制,就会歇斯底里,就会发狂,就会口无遮拦,其实您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掩饰您内心的脆弱!

其实您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掩饰您内心的脆弱!

刚:不是,我……

马:您又在打断我的话吗?您一再打断求职者的讲话,您一再打断boss团成员的讲话,您一再展现您强大的控制欲,您想要hold住全场,让上下都听您一个人的指挥。但是在我看来,这恰恰反映出您内心的怯懦、忐忑、不安。您害怕被忽视,您害怕被打败,所以您一再的攻击别人。你是想告诉我们全国的观众,这不是求职者的舞台,这不是boss们的舞台,这是您一个人的舞台,您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展示你,你才是这个舞台、这个节目的中心,你才说了算!

刚:……

马:您看起来好象是在维护boss团的利益,你好象分别在boss团与求职者之间左右逢源,但是您看到你自己的作为了吗?boss喜欢一个人,给的工资高了,您会说“他不值得你出这么多”,我问您一句话,“关你什么事?!”(掌声!)

马:我想问您,和您有一毛钱关系吗?人家工资高了,钱由您来出吗?看到别人好了,你就这么难受?双方您情我愿的事怎么到了您这儿就这么闹心吗?

马:一年前的节目,您问一个求职者,路边人倒了,你要怎么做,他说问他有事儿吗?你告诉他,不对,你要先把他扶起来。今年,在您面前一个求职者倒下去了。您不仅没有扶,而且问他,你不是装的吧?只是几个月的时间,您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了?!!

(鼓掌)

刚:(脸色很难看)是,我可能,我的主持风格可能让你不是很喜欢,不过那是我的事,我现在还站在这里,这说明了全国大部分观众对我的认可。但是我倒是想问一下您,您觉得你这样一个具有强大攻击性的人,在求职的路上,会是领导喜欢的人吗?你这样锋芒毕露,得理不饶人,领导会喜欢吗?

马:首先,我有能力,但是我不滥用我的能力。

就象我们的国家一样,我们很强大,我们军力力量很强大,我们经济力量很强大,那么我们去欺负弱小的国家了吗?

没有!

我有能力,我可以让你知道,但是我不滥用这种能力。

我们坚忍、我们包容,但不代表我们任人宰割。

我们有底线,只要触及我们的底线,无论是谁,我必亮剑!

(鼓掌)人都是有底线的。

当您把军人这个神圣的词当作一个调侃的对象的时候,

我已经决定不再对您容忍下去了。

刚才,您一再的拿军人的荣誉说事儿,

一再的拿您道听途说来的关于部队的黑暗面来说事儿,

这我不能容忍。

而且,对于一些不负责任的人说的不负责任的话,

您作为一名公众人物,偏听偏信首先就不应该,

而您现在拿到大庭广众下来说,就是更加不负责任的表现,

你不觉得吗?

您是想在我这里求证吗?

我说是,您就爽了?

我说不是,

您是不是还会继续找出一些“听来”的传言来抹黑我们的军队?

马:也许我刚才的话会让各位对我的看法造成一些不良影响。

这里我要解释一下,军人的一个特质,就是忍耐。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失去了反抗的权力。

我有斗争的能力,但是我不去斗争,这才是一种能力。

我们对领导首长的命令坚决服务,即使是不理解的不明白的甚至是觉得错误的,但是一样要执行。

拿部队的话就是,坚决服从,但是保留意见。

我可以向上级领导反映及汇报,但是汇报的同时,

你还是要同时服从这个命令。我可以一直忍下去,

可是如果我觉得您触及了底线,我就不会客气。

在工作中也是一样。有些事情,我觉得不对,

但这只要是领导安排下来的,我会做,

但是这不代表我没有原则。

因为我的心理素质真的不是很好。

(大家笑)

女策划师:你好,马丁同志,我想说两句。

马:您好。

女策划师:真的,您让我很感动。您让我看到了当代军人的强大、坚忍、不向恶势力低头。

(大家笑)

其实,我觉得第一,您的口才非常不错。

而且第二,您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在您感到不快的时候,您会用您的幽默来化解。

对,第三您很幽默。这可能与您是东北人有关。

(大家笑)

第四,您很有主见,你也很机智,

不会随着小刚的意图走,这可能让张小刚对你有种抓不住的感觉。

(大家笑)

而且,您很有原则,您给自己划定了一个底线是吗,

当不触及您的底线的时候,您可以一忍再忍,

一旦您的底线、一旦您的荣誉受到了损害,

您会毫不犹豫的进行反击,

而且如狂风骤雨般的反击,我说的对吗?

马:笑,您懂我。大家笑。

女策划师:所以,今天,无论结果如何,您已经是一个赢家,因为你已经赢得了在场观众们的掌声,我不知道场上十位boss的感觉,但是,您已经赢得了我的尊重,赢得了我们大家的尊重。我相信,无论场上的10位boss如何选择,这期节目播出以后,您都将成为一句炙手可热的,不能说求职者了,应该说,是明星吧。我为中国能有您这样的军人感到骄傲。同时我也相信,以您的素质,以您的能力,无论在什么样的岗位,都一定会创造出属于您的辉煌!

马:谢谢!(敬礼,鞠躬——这个是我朋友亲眼看到的,不算艺术加工。)

---------------------华丽的分割线--------------------

据猫扑人肉了一下,上面所说的马丁的一部军旅小说叫《听风从哪里来》。

--转载请注明: 皇家元林 » 转:张绍刚与转业军人唇枪舌剑,张绍刚完败

5条评论

  1. #-19

    第一 我耐心的看完了
    第二 我发现你后面复制重复了
    第三 这么长 加之页面这么窄 真不容易

  2. #-18

    我觉得要是真的话,这样的视频应该没法封杀的,天津卫视还没这能力,起码BT可以找的

  3. #-17

    呵呵,感谢你耐心的看完。。。
    内容是很长,一开始复制的时候,不知道咋滴,多复制了一次。。

  4. #-16

    呵呵,这个很难说了。。

  5. #-15

    很不错,马上就要毕业了,有一丝不安把,看了这个哈哈哈哈哈哈。。。。。。。。。。。。。
    能把一个招聘节目弄得这么娱乐,还是很搞笑的。

  6. 发表评论

    (必填)

    4468